一件小事

發布時間:2019-01-22 17:14  點擊次數:  來源:濟甯市第一人民醫院

        冬天的早晨,一如往常,有冷風,有落葉,有行色匆匆的路人。我迎着冷風,并不覺蕭索,踏着落葉,亦不覺悲涼,如往常一樣來到科室。在走廊上我正詢問夜班護士一個重症患兒的尿量情況,從我的身後過來兩個人,我轉身一看,是前不久出院的一個寶寶的奶奶和爸爸。我握住她的手,熱情的招呼道:“大姨,你來了,孩子好了嗎?是來複查嗎? ”
        大姨的手冰冰涼涼,帶着冬天的溫度。她笑着答道:“孩子沒來,已經好了,我是特地來給你送錦旗的”。說着話,她把錦旗遞給我,接着說道:“如果不是你,我那兩天都不知道怎麼辦,多虧你的照顧”。我說:“沒什麼大事啊,您不值當專門來一趟啊”。大姨的眼裡泛着淚花,挺激動的,我有些意外,也挺感動的,大姨是專門為了我而來啊。寶寶的爸爸說:“我那兩天不在,多謝你照顧我媽媽,飯錢是多少,我給你”,邊說邊打開錢包,我忙說:“不用,不用,沒多少錢的”。 寶寶的奶奶仍然不停地道着謝,倒讓我有些不知所措了。我把他們送到電梯口,目送他們上了電梯,然後回來參加交班。
        這個錦旗真的是讓我十分意外的,因為我覺得這件事情太小,小的不值一提。
       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:前一段時間,我巡視病房時,問候了寶寶的奶奶,問她孩子好點了嗎,為什麼就一個人照顧孩子啊?太辛苦了。她聽了之後,哭了起來,說是孩子的爸媽智力不太正常,不能照顧孩子,也不能來幫她。臨床的患兒家屬也說:“确實如此,寶寶的媽媽不會照顧孩子。老太太一個人挺辛苦,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,早點還是我給買的呢”。我聽到這裡,覺得挺同情她,便安慰她說:“不要緊,大姨,我給你買飯吧”。于是,我便開始給她送飯,送了兩天後,寶寶好多了,可以出院了。我問她:“大姨,你怎麼回家,誰來接你?”她說孩子爸爸來接她回家。我說:“不要緊,他若不來接你,我把你送車上,給你出路費”。後來,孩子爸爸來接她了,走之前,他給我一個紙條,我打開一看,上面寫着:“謝謝您這兩天對我媽媽的照顧”。我不禁笑了,把紙條放進了抽屜,這是他的一份心意吧。
        今天,他們倆特地來給我送錦旗,讓我十分意外,我覺得這事情太小啦,真得是不值一提,若是我做了什麼驚天動地、感天動地的事情再來送,才說得過去。我心裡也挺感動的,有一股暖流緩緩地從心底流過,溫暖了我的心,仿佛冰雪也消融了。
        列夫.托爾斯泰曾說:如果“善”有原因,它不再是善,如果“善”有它的結果,那也不能成為“善”,“善”是超乎因果聯系的東西。記得八仙過海裡的張果老,在修煉成神仙以前,總是做好事,卻得不到回報,他非常苦惱,可是後來,他也悟到了,不求回報,方才修成正果。
        還記得前幾年一件我們都記憶深刻的事情:一個家是桃花鎮的小嬰兒住院了,他家鄉的名字如此浪漫美麗,可是他的媽媽卻是個精神病人,他的爸爸年紀也挺大了,滿面胡須,一臉滄桑。孩子的奶奶滿頭白發,走路也佝偻着腰。小嬰兒是重症肺炎,臨近春節時,已經好轉許多了,他家也是挺困難的,後來也是沒錢買飯了,還欠了好幾千住院費。出院當天,我給他們買了兩份馄饨送了過去,住院費他們也實在交不起了,僅給我們寫了一張欠條留下。
        過了幾天,好像是大年初二吧,病房裡突然來了幾個人,還帶着一個麻袋,我一看是他們,孩子爸爸在病房裡大吵大鬧,還有一個年紀稍大的女人也是不依不饒的。我了解了一下,原來是這個小嬰兒回家後,病情加重,可能除夕那天嗆奶窒息了,離開了這個世界。麻袋裡裝的是小嬰兒的屍體。他們吵鬧着,說是我們沒給他治好病就讓他出院了,都是我們的原因導緻孩子死亡了,讓我們賠償多少多少錢。我當時驚呆了,病房裡的醫護人員也覺得不可思議,明明出院的時候,患兒已經很好了啊。有一種心痛的感覺包圍着我,讓我覺得有點氣悶,有點窒息。後來的結局是鬧到醫療糾紛辦公室了,也鬧到市醫療糾紛調解辦公室了,鬧了幾天,因我們沒有過錯,零賠付。他們才悻悻而歸。
        田大壯說:“不管這個世界讓你絕望到什麼程度,都要堅持做善良的事情,我們做好人,不是為了要回報,隻是為了成為更自由的人,而不是身受枷鎖”。哈維爾也曾說:“我們堅持做一件事情,并不是因為這樣做了會有效果,而是堅信,這樣做是對的”。所以我依然相信,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。患者和家屬也是善良的,不善良的隻是極個别的人,不能因為這極個别的人,而否定了所有人。
        所以,今天,收到這面錦旗,讓我也很感動,我認為微不足道的事情,卻讓患兒家屬如此感謝;曾經的心結,曾經的冰雪,都悄然融化了。冬天到了,春天還會遠嗎?我想,我們的醫患關系必然會迎來春暖花開,風和日麗,就讓陽光照進你的心,也溫暖我的心!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兒科三病區   房豔嶺

上一篇:感謝有你 下一篇:我不是天使